您当前的位置:地方频道-眉山  >  眉山区县  >  洪雅
洪雅茶文化研究 游子幸福的原动力
http://www.newssc.org时间:2018-12-06 11:50来源:四川新闻网

四川新闻网眉山12月6日讯(王仕彬 文/图) 洪雅茶与青衣江小河的相爱是路牵的红线,从此小河拥入雅茶的怀抱,雅茶印进小河的心坎,一见这被风尘吹得粗糙的心就会柔和起来,雅茶与小河的文化,是洪雅人种在历史里,千年不败的花朵,难怪那座染有韵事的雅茶与小河,几百年到如今,几经修复洪雅的意象—橹,娘手中的橹摇动一河春色,舀一片船影把两岸轻轻擦拭,春天的倒影里一叶乌蓬,从历史深处摇来,古老的厚重的欸乃声,戴着旅人的雅兴,行走在二十一世纪的风景里,因为现代人的青睐,古老引退的橹又被旅游业返聘。

春夏秋冬无论哪一季,只要游子撷一缕故乡晚风的轻柔,牵一缕故乡月亮的清辉,便能守得心中乡音迂回,调动幸福的节奏,让心灵温暖次第,也许故乡没有山珍海味,但永远有热菜,热饭热汤热被窝,不管游子是衣锦还乡,还是行囊空空,故乡永远会张开双臂,迎接游子的归来,人生千灯万盏,不如故乡青灯一盏,故乡从来是游子幸福的原动力,是游子的生命之根,是游子灵魂的栖所,只要有故乡温情的注视和等待,再冷的冬季游子的心也不会寒凉,正是因为有故乡的牵挂,所以游子漂泊的心能得以温润和慰藉,几多风雨几多沧桑,无论游子走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,故乡永远都是游子心中最眷恋的地方。

无论何时,无论何地,游子习惯泡一壶雅茶,把故乡默念成诵,在心里在梦里,游子已把故乡定格成永恒,任岁月怎样流逝,任时间怎样变迁,那一份乡情那一份乡恋,都会是游子一生的珍藏永不会淡去,世上还有什么能比父母的根根白发有着更多对游子的牵挂,还有什么能比亲人的声声“保重”有着更多对游子的祝福,电波传音,短信送情,遥遥相望间,游子的心早已插上了翅膀,飞在了故乡的原野上,当故乡的爱如舟楫划过异乡的暗夜和黎明时,游子便感觉到了风也柔柔,情也暖暖,于热爱故乡雅茶的游子而言,故乡雅茶,是一首吟不完的诗,填不完的词谱不完的曲,唱不完的歌,人世间任何地方都无法与之媲美,任何东西都无法将其替代,任何距离都无法将其割舍。

常回家看看这句话既是故乡的召唤,也是游子的心声,纵然山重水复,纵然烟渺雾茫,一种乡思,不关寒暑不关悲喜,只在洪山雅水云雾间含露染香,婉转成歌,游子是凡夫俗子也好,是达官贵人也好,故乡从来都是一视同仁,永远以微笑相迎,海角天涯,故乡雅茶永远都是游子割不断的牵挂,倦鸟会归巢,落叶终归根,远方的游子啊,别太委屈自己,别跟自己过意不去,别管自己有钱没钱,累了倦了想家了,就轻装上路以一颗素简之心返回故里吧,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,请记住你的平安就是父母的安慰,你的快乐就是亲人的幸福,你的微笑就是送给家人的最好礼物,风风雨雨是我们生命的点缀,沟沟坎坎是我们人生的考验,远方的游子,请把所有的负累化为幽幽吟唱,请把所有的离殇化为云烟,任其轻盈飘扬。

游子当你踏上归乡的旅程时,你就会发现回家的感觉真好,当你踩上故乡的泥土时,你就会发现自己一定会被幸福簇拥,当你与父母执手相拥时,你就会发现自己已经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了,当你端起亲人递过的满满雅茶热汤,你就会发现,心已解除所有的禁锢,在升腾的热雾中轻舞飞扬了,烟雨红尘,诉不完的是乡思,斩不断的是乡情,这一程山长水远,下一程定是温暖情长,游子你听,风中有一支清幽的笛在吹起,有个声音在深情地对你呼唤,归来吧!归来哟!浪迹天涯的游子,故乡是我心中镌刻痕迹最深的山水画,那么乡愁就是画中最柔软的花朵。

时光穿过百年的岁月长河,流过乡村每一块土地。土地上开满了白色、黄色、红色等各色妖娆艳丽的花朵,而我的乡愁,它是最平凡的那一朵,是心中最柔软的那一朵,故乡,藏不住母亲劳碌的身影,母亲于我这一生一世,都是一朵永开不败的花朵,母亲是美丽的,还记得她年轻时的模样:盘起长长乌黑的秀发,那温柔似水的眼眸里,似乎让孩儿读懂了做为乡村的女人,那独有的染着明山秀水特质的善良情怀,母亲是青衣江畔一朵开得最柔美的野花,明眸善睐,唇红齿白,父亲是山里绕过野花的一条青衣江小河,河水缓缓流淌,那柔软清澈的声音,仿佛是对母亲的呢喃细语。水润着花,花亲吻着河的露珠,花就在河水经过时,在春天的细雨中,传播着爱的花粉,于是一年年,野花旁依次盛开着许多的花儿。

母亲是花,开放在山水洪雅肥沃的土地上,母亲啊在每个季节,都把自己奉献给这片她热爱的土地。春耕夏灌,秋收冬藏,每一步都离不开母亲的巧手,母亲用她毕生的精力,生养儿女,为了我们,她不惜把自己最美好的年华,奉献给整个家族,那一双双纳底的凉鞋,那一件件打着补丁的衣服,那一席席柔软的被子,那一碗碗放着酸菜可口的米粥,那一把把砍伤母亲宽大起茧双手的镰刀,那一担担挑着一百多斤河水的木桶,那用牛粪筑起的二层简陋房屋,那一把把用剪刀弯成美丽图画的窗花,那用一针针绣着花色图案的垫底,一直是我忘不了的情结。

雅茶乡愁的名片里,记录着一个个兄弟姐妹的名字,记录着我们干活嬉戏玩耍的每个画面,记录着刚升起的太阳,母亲早已开始忙碌的身影,记录着母亲的一颦一笑,一举一动,母亲用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地教育我们,记录着我半夜起来,背着小弟,穿过飘着花香青草味的小石桥,往向十几里外的教室小心翼翼快步前行的日子,记录着我拿着书,一边放牛,一边着迷看书乐儿忘返的偷闲岁月,记录兄弟姐妹在小河里游泳,像一条河里的小鱼,从上游下的矫健身姿,记录着父亲坐在河岸上静静钓鱼,每次都满载而归的快乐心情,记录着家家户户的袅袅炊烟,在天色暗沉之前,催促着加快回家的脚步,记录着春天,那绵绵细雨,润物细无声,那些嫩绿的雅茶整齐快乐地生长在洪山雅水间的泥土上,记录着夏天,人们为半个人高的麦穗除杂草,去害虫的忙碌身影,记录着秋天,一大片遥望无际的稻田,长得老高,古老简单的收割机,发出轰隆、轰隆的声音,迅速地分离麦穗与枝梗,乡亲们笑在脸上,甜在心里的兴奋之情,记录着冬天,一家人泡一壶雅茶共品乡茗。

乡愁总是牵绊着故乡的一点一滴,一花一草一人一木,年轻时离开故乡,在城市打拼学习,就是想学成后,带着技术知识,改变家乡贫穷落后的面貌,可是啊想不到,那一去竟是一生,那一去竟然把青春献给了这座如今我即熟悉又陌生的城市,城市的发展太快了,现在已头发花白的我,竟也分不出所有城市复杂的路线,乡愁啊,为什么你时常折磨着我?双亲的离世,让我痛彻心扉……乡愁啊,为什么你时常寄托着我的希望?当我为了子女的前程烦心担忧时,我就仿佛看见母亲用卖了一头猪得来的一大篮鸡蛋,真心送给我的老师,希望老师能多多照顾我。母亲啊,您真好,你的良苦用心,我何尝不是用它来教育我的子女……乡愁啊,你永远是我忘不掉的美丽风景,你永远是我对亲人最温柔的牵挂;你永远是我心中最柔软的那朵花。正如一句诗所说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,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,身在外地,每当我仰望那轮明月,便想起我的故乡。我的故乡在北纬30°川西南平原上,那里总有似乎望不到头的茶山。

清晨,一声一声的鸡啼回荡在我的小村里,傍晚,一丝一丝的袅袅炊烟无限柔情地笼罩着它。故乡的记忆好似一个水坝,开一个小口也能决堤,如今当我站在故乡之外,站在童年之外,我依然发现自己的身影依然飘荡在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土地上,就算时间是杀手,除掉我脑中封存的知识,它也永远不能夺走故乡的记忆,我依然记得村口的青衣江小河,弯弯曲曲载着我对亲人的思念,我依然记得父亲种的那棵老川茶树,挂着儿时五彩斑斓的梦想,我依然记得村东边那口井,黑黑的井口装载着我的不安,时间能使绿叶枯萎,能使容颜衰老,能使沧海变桑田,但它却风化不了我对故乡的无限回忆,中国雅茶故乡,我永远的梦,一枝一叶总关情,情到深处忆故乡,故乡装载着我们的中国雅茶,即使树高千丈,叶落必将归根:即使时间流逝,故乡的记忆也永远不会风化,永远不会,记不清是何时听过这样一句歌词:“我的故乡并不美……”。是的,我的故乡不是什么名山大川,这里也没有出过什么风云人物,但有无农残的中国雅茶。

我出生在养心之地山水洪雅的一个小村庄里。这里没有大江大河,只有一条年复一年日复一日,默默地静静地流淌着的青衣江小河,这里没有高楼大厦,只有二百多间低矮的瓦房,这里没有通瞿大道,只有那山间崎岖曲折的小路在向远处延伸,这里没有车水马龙,只有那茶马古道与南丝绸之路的情景在重复着古老的故事,这里没有莺歌燕舞,只有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脸上滴落的汗珠在轻轻吟唱着不知名的小曲,这里的一切都显得平静而古老,甚至这里的人们尚未完全摆脱贫穷的锁链,然而在我的心中,我的故乡却是最美的,我永远也不能忘怀她,她是我的母亲,是生我养我的地方。是她养育了我,是她让我成了一个真正的人,这里的一山一水都是我的兄弟,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我的姐妹,我永远忘不了他们。

自从那一天我背上背包,离开了我的故乡,开始了新的生活,细细算来已经四十多年了吧,在这四十多年之中,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我的故乡,白天里工作繁忙,思乡之情尚不甚强烈,每到夜深人静之时,辗转床榻之际,思乡之念便会油然而生,我怎能忘得了那里有我的童年,那里有我的亲人那里有和我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们,四十多年弹指一挥间,四十多年了第一次长时间住在我的老屋,四十多年了第一次和父老乡亲们又一次零距离接触,感叹我的四十多年,惊呼我的四十多年,四十多年我从一个蓬勃青年走入了人生的秋天,四十多年我的故乡作古了很多人,又成长了很多人。大凡见到我的乡亲,发出了“哟!老了!老了!年轻俊俏的小伙子也成了小老头了”的感叹,故乡的村庄也变化了很多,谁家住在哪里也不知道了,见到我惊呼的多于打招呼的,我俨然像一名远道而来的访客心里酸酸的,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,没有一个地方能像故乡这样,在我内心深处这么神圣。俗话说美不美,家乡水;亲不亲,故乡人,故乡在中国雅茶文化这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上,是极其壮美的一枝。

鲁迅说,故乡就是挂着一轮金黄圆月的深蓝的天空,天空下那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地,有着碧绿的菜畦,光滑的石井栏,高大的皂荚树,紫红的桑葚的百草园,席慕蓉说,故乡就是一支清远的笛,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,契诃夫说,故乡就是塔干罗格郊外的草原,草原上的雷雨,雷雨中行进的马车;肖洛霍夫说,故乡就是静静的顿河,顿河岸上的向日葵地,向日葵丛中他和村姑初恋的地方;罗伯特•勃朗宁说,故乡就是低矮的枝丫和茂密的灌木丛在榆树周围已是一片郁郁葱葱,燕雀在果园的枝头啁啾,而对于我来说,故乡就是北纬30°的一隅,青衣江畔的一个小村庄,盛满了我童年欢声笑语的老屋,结满我童年故事的几颗老茶树,还有日夜流淌的青衣江小河。老话说,子不嫌娘丑,虽然一别故乡四十多年,故乡却是我一直的牵挂,梦中总是故乡的影子。因为故乡是我的根,故乡的地下埋着列祖列宗的遗骸,故乡凹凸不平的土路上行走着亲朋好友的身影,故乡的青衣江养育了我的铮铮铁骨,镇中学校的小土屋里还回荡着琅琅的读书声,这是一种割不断,挥不去的乡情,就像一只在大海中行驶的航船,无论漂泊多远,故乡都是一座照亮我前行的灯塔,都是一个让我停靠的温暖的港湾。回到了魂牵梦萦的故乡,走在曾经熟悉的胡同里、田间小路上,河堤上,我慢慢地仔细地捡拾着故乡点点滴滴的记忆。

走近老家那座破旧的老屋,走近我家父亲自设计的农家庭院,我猛然感到,我的脸颊湿润了。时间过得真快呀,一切仿佛都在昨天,我曾亲自为我的小屋搬砖泥墙,我曾亲自为我的庭院培土栽树;我用老青砖垒的猪窝已摇摇欲坠,我用黄土泥的土墙已坍塌如泥;几棵记不清树龄的老茶树佝偻着身躯已不再结果,那些留下我无穷欢乐的柴火垛、土堆、墙头也不见了,如今物是人非,爷爷奶奶在这座老宅里走了,父母亲也在这老宅里走了……轻轻地推开我那老宅的栅栏门,望着熟悉的院落,抚摸着垂泪欲滴的老树,我不由得想起了小时侯夏夜乘凉的一幕幕,那是多么温馨多么亲切的场景啊,在溽暑盛夏的夜晚,在老茶树遮蔽的院子里,置放着父亲的躺椅、茶壶、板凳,一家人乘凉聊天,其乐融融。父亲严厉的教导我做人,母亲忙着给我们烧水做饭洗澡,讲月亮上的故事,我和弟弟打闹捉迷藏,在浓浓的亲情中,在不知疲倦的追闹中,在母亲娓娓动听的故事中,我度过了一个个难熬的夏天,走过了幸福的童年。

走出老屋,来到青衣江的河堤上。在我的印象中,青衣江河流是故乡最秀丽的风景,青衣江畔河水日夜从不停息的流淌着,拖轮像一条条巨龙繁忙的运输着各种物资,船夫们唱着船调光着膀子吃力的拉着拖船,爱打渔的农家经常在青衣江里打上一条条肥美的雅鱼,这条青衣江不仅仅是儿童玩耍的乐园,更是故乡人繁衍生息的根源。我童年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都留在了故乡的青衣江中,那时的河水有时浑浊,有时清澈,浇灌着农田,盛产着鱼虾,每当夏日来临,我们这些十几岁的小孩子,喜欢背着大人光着小脚丫,在河里尽情地游玩,莹莹的水花一朵朵地在我们的身边盛开,我们将身体整个儿泡在水里,心旷神怡地听频频的蛙鼓,啾啾的鸟鸣,汪汪的狗叫……历史不停地改写,你也不停地被改写,世事变迁,纷扰着后辈们的客观世界。

相关新闻
编辑:本网编辑
分享按钮